【华山说书人】编辑阅读的轻与重,专访总编辑李取中

2020-06-12浏览量152 收藏量580 629热度


图说:李取中认为身为一个媒体人的阅读必须是杂食性的,并且对大部分的事情都具有强烈的好奇心。

「 现在的编辑跟之前的编辑有什幺不一样 ?」访谈还没正式开始,《 The Big Issue Taiwan 大誌杂誌 》与《 The Affairs 週刊编集 》的总编辑李取中先反问了我们这个问题。对我们而言,随着数位化的快速进展,除了文字能力与资讯掌握之外,身为一个编辑似乎还需要具备十八般武艺才能行走江湖。

然而,李取中却洒脱率性的说:「 我觉得以前跟现在其实没有太大的改变。」他会这幺说不是没有原因的。 在数位媒体方兴未艾时,李取中创办了「 乐多新文创 」网站。那正是网路前景看好、纸本日渐式微之际,然而当传统媒体试图在数位化时代寻找更多可能性的同时,他却毅然转身,决定踏入实体杂誌这个外人并不看好的的领域,将《 大誌杂誌 》引进台湾,除了特殊的销售方式外,深入有观点的内容上更是吸引了一群忠实的读者,如今《 大誌 》的营运与收入模式已然稳固。不过,李取中的媒体梦还没完成,他一手创造了以报纸形式呈现的《 週刊编集 》,希望带给人们更多阅读的可能性。

【华山说书人】编辑阅读的轻与重,专访总编辑李取中
图说:《大誌》是于 1991 年创始于英国伦敦的杂誌,杂誌内容涵括时事、社会议题及艺文资讯,由各地取得授权并独立经营。目前于英国、日本、澳洲、韩国等十个国家以不同版本的形式发行。
媒介不同,阅读的感受性就会有所不同

归纳数位媒体与纸本的差异,李取中认为,人们接收资讯的来源一定是跟着时代与科技潮流走,因此阅读的方式也势必产生转换,甚至人们在转换的过程中也会对于媒介产生不同的需求与期待。显而易见地,数位媒体速度快、触及广,适合单纯的资讯与事件传递,相较之下以新闻报导为主的纸本媒体就会遭到淘汰。因此唯有精确地掌握纸本媒体的呈现,才有机会被看到。李取中近一步解释,纸本印刷可以透过文字、影像、插画、排版等营造出阅读的氛围,他称之为「轻重感」。而每一期的封面,就是吸引读者最佳的接触点,《 週刊编集 》的首期封面便找来了日本知名人气插画家 Noritake 合作,简单有力的绘画风格果真打中目标读着的心。

他同时笑着说,就像《 大誌 》有时会被抱怨字太小,但因为字放大之后会让阅读的节奏变得鬆散,所以维持原本的字级在他看来是最适当的选择。又譬如说,他在规划《 週刊编集 》之初,就决定以大开本的报纸形式呈现。他认为报纸是一种非常独特且具有时代感的存在。他补充说到,希望将来《 週刊编集 》的发刊频率能够以週为单位,那是他最理想的设定,当人们在平日以超快地速度吸收资讯后,到了週末能够好好地、静静地看一份报纸,深入关注一些过去可能不在意或是忽略的议题。
【华山说书人】编辑阅读的轻与重,专访总编辑李取中
图说:为了筹划《週刊编集》的发行,李取中筹备了四年以上。除了努力实现以週为单位的发刊频率外,未来也将朝全媒体的形式前进。

从《 大誌 》到《 週刊编集 》,李取中对于两者定位有着非常清晰明确的区隔,《 大誌 》是由无家者担任通路角色于街头随机销售,独特的贩售方式提供给无家者一个自给自足的工作机会,但为了维持这样的社会性,也使得传播的广度受到缩限,这是它与传统媒体最大的不同。而《 週刊编集 》在创刊之始便是以「 全媒体 」为出发,不但销售的管道不受限制,除了纸本之外,未来也规划了数位内容、影音报导等不同媒介的内容呈现。
为什幺要做一个媒体?
【华山说书人】编辑阅读的轻与重,专访总编辑李取中
图说:在工作区域堆满了各种报章杂誌的李取中,随时随地都在吸取新知,用不同的载体不断得阅读。

从乐多、大誌到週刊编集,看似完全不同的媒介,但对李取中而言,编辑的核心始终都会回到一个最根本的问题——「 为什幺要做一个媒体 ?」。李取中提到,人从一出生,就开始经历一段漫长的社会化过程,很多价值观都是透过家庭、学校、媒体或是过去的经验而来,因此人们很习于透过他人的视角来接受某些观念,但这并不代表我们对事件真正的想法。他认为,不管你的工作是不是编辑,首先必须认知到观念养成的过程所受到的影响与控制。当意识到这件事之后,我们开始发自内心的去发掘一些重要或有趣的事情,不断的尝试与体验,试图用不一样的视角,提出属于自己的观点,这便是我们开始形塑自我的时候。而媒体的任务,除了提炼讯息之外,更重要的是透过编辑的视野发现与关注,让读者可以打破规律,抽离习以为常的体制面去看事情,提供人们多方思考的机会。
一边做编辑一边学编辑

李取中说话慢慢的,一边回答问题的同时,似乎又一边在斟酌说出来的话是否能够真正地代表他的本意,完全表现了编辑对于「 表达 」这件事的精确要求。总结多年的编辑经验,李取中直言,做内容与媒体没有捷径,从广泛大量地吸收资讯开始,到精确的掌握每期的主题、封面、文案、标题选择等等,编辑这条路,就是一边做编辑一边学编辑。李取中认为,编辑接收资讯的来源必须是「 杂食性 」的,透过这个杂,一方面接收各种可能性,一方面也从中抽丝剥茧地梳理出可能被忽略但是重要的事件。经营媒体多年,李取中说做内容或许不难,但是持续做好却是困难的,就像是一场没有止境的耐力赛,不管沿途风景如何,都必须保持一贯的耐力,永远都能带给读者新的感受与想法,说到这儿,我们终于明白《 大誌 》与《 週刊编集 》总是让人看不腻的原因了。
 Brands Talk 
【华山说书人】编辑阅读的轻与重,专访总编辑李取中

Q1:《 大誌 》与《 週刊编集 》的阅读群众是否有很大的重叠性 ?
A1:毕竟都是我们做的,一定会有些程度的重叠,不过根据我们的观察,《 大誌 》的阅读者相对年轻一些,会看《 週刊编集 》的就比较老一点。(笑)

Q2:编辑须具备什幺能力 ?
A2:首先必须认知到观念养成的过程所受到的影响与控制。当意识到这件事之后,我们开始发自内心的去发掘一些重要或有趣的事情,不断的尝试与体验,试图用不一样的视角,提出属于自己的观点。

Q3:如何看待订阅这件事 ?
A3:内容数位化之后由于资讯的取得变得太容易,但太过杂乱的阅读也让大家重新开始思考这件事情,订阅不只是为了单纯取得资讯而已,也代表读者对特定媒体的信任,可以是更有意识的事情。透过订阅可以让媒体的收入相对稳定,也因而更有机会减少干扰、维持较好的内容品质。
文|王琬瑜 图|The Big Issue Taiwan 大誌杂誌 、The Affairs 週刊编集、林辰键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相关推荐